米米米米

超 冷门

電:

求扩!!!请大家按照实际购买意愿投票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上个星期发在lo的kk御守有很多gn表示想要,在联系了店家以后发现起印量就很大,而且成本也不低,能不能印真的看缘分了。所以想做个调查。

如果没有到理想的数量可能会选择方案2,就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亚克力挂件。EE桑的挂件之前有过gn说想要,也是看投票结果决定印不印。

由于lo主是个小透明,还是希望大家帮扩一下(其实本人也很想要御守)

如果达到或者接近印御守的理想数量 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如果有购买意愿的gn可以关注我的lo会比较方便,如果有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发在博客里,欢迎提问。





小喜利大阪11-15求拼住宿

抱歉占个tag,已经确定大阪行程,11-15,希望找个妹子一起合拼酒店,感兴趣的私信,谢谢

[新藤大和X泷川尊]《未满是这个城市的名字》8 给泷川君的情书(下)

阿不:

【下】


 


做完的时候,我们躺在你的床上,摊成大字状望着天花板,小腿搭在一起。


内裤早被我们蹭到了地上,可是谁也不想下去捡。


做爱是个体力活儿。舒服,又辛苦。


“但是不疼,”你感慨,“我还怕我会疼得踢你两脚。”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受到了这样的误导。要知道,为了今天,我可是至少翻了二十本教科书,看了两百个小电影。我想,不适应,不舒服,羞耻,紧张,你需要面对的已经够多了。我至少可以避免疼痛找到你。


在高潮的时候,我说了爱你。


然后我叫了你的名字,汗淋淋,喘息着,在你的耳边,叫你,尊。


你一定是听到了,对不对。因为你抱着我的手臂收紧了,作为对我的爱的回应。


“我的里面是什么样的?”大概是终于摆脱了尴尬,你又变成了好奇星人。


“想知道?”我支起半边身体看你。


“嗯。”


“灼热,柔软,潮湿,就像是另外一个口腔,”我说,“就像我在用身体的另一个部位吻你。”


你嫌弃:“我只是出于科学探讨的角度,为什么被你一说,突然一下子变成了黄段子。”


我想了想:“不然要怎么形容……一个全新世界?”


大概是说起来世界话题,你突然想起来旅行的事。


“大和想去环游世界吗?”你问我。


“不想。”我说。基本我是个讨厌旅行的人。


我不读诗,也不向往远方。这个城市的夜景已经足够漂亮了。


何况有你在的这个城市,胜过其他任何地方。


“可是如果你去旅行的话,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想了想,我补充。


“为什么?”


“万一你要是在旅途上遇到谁的话,怎么办?”


你忍不住笑了:“要是能遇上早就遇上了,还会等到现在?明明我二十年都没逃出你的手心。” 


“我依然不放心。”


“所以你到底是去旅行,还是去监视我。我可不希望我去挑旅行纪念品的时候,有个人会一直背着手在我背后跟着,好像视察员一样。”


“那不是挺好的嘛,如果有外国男生多看你一眼,我就告诉他:怎么样,帅气吧?可爱吧?我的。”


你又笑了:“总觉就算我本来真能在海边遇上个高大的金发帅哥之类的,这下也没戏了。”


“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说,“怎么,想去海边?”


“嗯。”你点头,“你呢,喜欢海吗?”


我想了想:“总体来说,我不喜欢水。”


你嫌弃地看我:“你是猫吗。”


“二十多岁去海边的话,可能会觉得兴奋吧。不过现在早过了那个年纪了。在海边奔跑这种事是很消耗卡路里的,我才不做。”


“可是,如果能够在海边一起看日出也不错啊,或者我们可以在太阳出来之前在浅滩游泳。”


“不要,”我说,看见你有些失望的神色,忍不住笑了,“今年不要,因为已经过了下水的季节了。明年吧,我会请带薪假,然后陪你一起去海边。”


如果你想要去海边的话,我们就去海边吧。


如果你想要做梦的话,我就跟你一起做梦。


然后在梦的尽头,我会看见你。我们会看见彼此。


 


+++


 


她的到来是个意外。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在梦的彼端看到你。可是我看到了另外一张脸。


“你就是新藤君啊。”对方打量着我。


“你谁?”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忍不住往后挪,却不小心掉下了床。


一下子没抓住毯子,光着腚掉下床这种事,将是我一辈子难忘的体验。


谁也没想到,那个周日的上午,家里的咖啡机坏了,你就是下楼买个咖啡的功夫,她就来了。像一阵秋日疾风,不知道从世界的哪个角落刮起,一路卷到了这个城市。


“姐你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你埋怨。


你没有收到任何防风警报。所以我们没有做好抗台风准备。


“等等,上次到底是谁给了我公寓的钥匙,说我要是路过东京需要找个地方落脚,可以随时来找你。”她打量了我一眼,“怎么,有了男朋友就不要你姐了。”


眼前的女性看上去和尊很像,但轮廓整个比尊要犀利一圈。原来这个人就是尊的姐姐,我想起了尊给我看的全家福上那个胖胖的比尊高了半个头的充满活力的女孩,忍不住仔细打量她。她现在一点不胖。高挑矫健,裹着一身精致时装。


“姐……”你开口。


“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姐姐说,“你被绑架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跟家里人说。还好爸妈在大阪,平时也不怎么关心关东的新闻,不然要是从新闻里看到了这件事,心脏病都要给你吓出来了。我也是偶然看到过期报纸,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觉得是跟你同名同姓的人。”


“因为已经解决了,也不想让家里担心。”


“爸妈暂且不说,至少应该告诉我一下吧。”


“对不起。”


她点了一支烟:“烟缸呢?”


“你少抽点烟。对你身体不好。”


“少废话。烟缸呢。”


“我跟大和都不抽烟,家里没有烟缸。”


看着两姐弟在那里拌嘴,我偷偷站起来:“我去拿个纸杯过来当烟缸……”


“你坐,新藤君,”姐姐说,“尊,你去拿。”


“叫我大和就好了。”我恭恭敬敬地道。


尊被支开了,她一看就是有话对我说。于是我又乖乖坐下了。


姐姐对我有点不满意,我能感觉到。


她希望看到一个更优秀的人。一个事业有成的人。一个可以与他的弟弟彼此扶持的男人。


我不怪她。我想,她一定非常爱你,所以想要让你得到最好的。


我不是最好的,我有这个觉悟。


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她要问我什么,做什么工作,赚多少钱,如何觉得自己可以配得上她的弟弟。我都会好好回答。


很惭愧,还赚不了很多钱,也不是一个出色的研究者。但是我会努力的,我想这么告诉她。


还有,我爱尊。我对他的爱不比你少。关于这点,我有自信。


但是我想到的所有问题,她都没问。比起这些,她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所以大和君,你是什么样的主题曲?”她叼着烟打量我。


“哈?”我不懂她的意思。不过似乎她也没准备告诉我。


“你们是什么时候搞上的?”她的下一个问题是。。


“您问的是什么?我什么时候跟尊在一起的?还是我什么时候喜欢上尊的?”


“有很大区别吗?”


“跟他在一起是在我最近出院之后,但是喜欢上他,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也许二十年前在幕原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他了。”


她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地沉默着。我看她香烟上的烟灰越积越多了,不免有点担心。


“那还差不多。”然后她说,“尊的话,大概二十年前就喜欢上你了吧。虽然他谁也不说,就连我也没有说,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从幕原回来之后,他变得不一样了。所以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最近才喜欢上他的,你敢让我弟弟暗恋你二十年,我肯定得抽你,小子。”


我吞了口口水,觉得她说得出做得到。


烟灰越积越高了,幸好在烟灰最终掉下来之前,去那替代烟灰缸的人终于回来了。


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不准欺负大和。”你把纸杯递给她。


“谁欺负你的心肝宝贝了,就是随便聊聊天,对吧,大和君。”


“对对。”我赶紧点头。


“啊,饿了,”她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看表,“我可是从横滨一路开车过来的,快点给我做饭吃,你们两个。”


听说姐姐现在是在做品牌设计师,平时估计下属一堆,养成了差遣人的毛病。于是那天我们手忙脚乱地做了午饭,然后围在桌子边一起吃了。吃了饭,还一起打了电玩。我终于知道存储纪录里那个最高纪录的保持者是谁了,在那天在游戏里被姐姐狂虐之后。


姐姐倒是没有再问什么尖锐的问题,而且就算想问什么,也都被你挡了回去。


你坐在我的身边,就像是我的保护者。


吃了晚饭,姐姐准备回去了。


你问她这么晚了,要不要干脆留下来住一晚。


“别言不由衷了,你啊,恨不得赶紧跟大和君回到二人世界吧。”姐姐一边穿鞋一边说。


“我才没有。”你嘀咕


“别的没什么,今年新年的时候回趟家吧,既然在一起了,父母那里应该去打个招呼。”


“我会回去的。”你答应了。


“我也会一起去的。”我赶紧说。也是时候去拜访了。


“你呢,回去吗?”你问姐姐。


“别担心,我也回去。为了防止爸到时候一个激动把大和君砍了,怎么都需要一个劝架的人对不对。”她笑着说。


我突然有点为我的安危担心了。


“那我走了,大和君。”她握了握我的手,“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你穿着裤子。”


姐姐走了,我听见她的高跟鞋离开的声音。


回到屋里,我打开电视,但是什么也没有看进去。你在厨房里洗碗,我去跟你打了个招呼。


“冰激淋没有了,我去超市买点冰激淋回来。” 


“好。”你头也不抬地说。


于是随便抓了个外套我就开门出去了,穿着拖鞋蹬蹬蹬蹬跑去了电梯。


出了公寓大堂,姐姐果然就在楼下抽烟。


“车子停在别的地方,陪我走走。”她说。


还没等我点头,她就不由分说往前走。我赶紧跟了上去。


天已经凉了。我只穿了一件T加薄外套,挡不住空气里的凉意,只得把手揣进了口袋里。


姐姐一直没有开口,两个人沉默地遛着弯儿。就连夜风也吹不散两个人之间略微尴尬的气氛,于是我想着找个话题。


“您一个人开车回横滨?”


“是啊。”


“那还是蛮辛苦的。”


“习惯了。大学毕业之后一个人跑到横滨工作,这一工作就是十几年。”


“您要是想尊了,可以随时来东京找我们。反正横滨离东京这么近。”


“话说得这么好听,”姐姐哼了一声,“其实心里并不欢迎我来对吧。”


“不是这样的。”我赶紧摆手,“您是尊的家人。虽然这么说脸皮有点厚,我也想把您当成家人。”


“还算会说话。”姐姐弹了弹烟灰,“说实话,最开始看见你的时候,我是不喜欢你的。个子不高,品味一般,工作也没有什么大成就,总觉得全身上下,就只有脸还算过得去。尊喜欢漂亮的东西,这个我是知道的。他衣柜里至少有一千件衣服,比我还多,所以我还想这臭小子到底是看上你什么了,不会是因为你的脸所以迷上了吧。因为那么肤浅的东西迷上的话,一定会吃亏的。长得再好看的人,如果内面庸俗不堪的话,这种庸俗终于会透到表面上来,怎样昂贵的脂粉和衣服都盖不住。可是跟你相处了一天,我觉得大和君漂亮的地方不只有脸而已。”


我不知道姐姐指的是什么。但是至少有一点我是知道的。我被表扬了。太好了。


然后姐姐笑了:“长得不高,有些地方发育得倒是挺好的。”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然后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腾地一下热了。


大和君漂亮的地方不只有脸而已?等一下,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喂,这我该怎么接话啊?还有,大阪人都是这么豪爽的吗?!


在我的心理活动仿佛横滨烟花大会的夜空的时候,突然听见她感叹了一声。


“没想到被这臭小子跑到前头去了。”


“像您这样出色,一定也……”


“别说蠢话了,”姐姐打断了我,“不是所有的事都像长胖一样简单。再说了,一个人也挺好的,我不着急。”


“是是是。”我立刻附和。


姐姐瞄了我一眼:“总觉得大和君有点怕我。”


我在犹豫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怕我挺好的,”姐姐却说,“你应该怕我。”


“我还记得尊出生时的样子,小小的,皱巴巴的。”然后姐姐说,“那个时候医生把他从产房里抱出来给我和爸爸看,比起爸爸,是我先抱了他。好轻,好小,我没有抱过这样的东西。最开始我吓坏了,但是慢慢的,看着那张皱巴巴的脸,却又觉得心里满满的。我那时也不过才几岁,却第一次有了当姐姐的觉悟。”


“虽然现在长大了哭得少了,可是这小子从小就特别爱哭。四岁的时候,幼儿园养的金鱼死了,他哭了一个礼拜。六岁的时候,家里的猫病了,爸妈不在家,让我看家,我却偷偷溜出去打球了,他就一个人抱着猫,哭着走了好几公里,结果搞错了,没有去兽医那里,却去了医院。爸妈接到医生电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果把我狠狠训了一顿。所以讨厌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小时候为了照看他,我失去了不少自由时光。但是那个念头总是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因为尊会用他胖胖的小手摇我的胳膊,甜蜜地叫我:姐姐,姐姐,我们去看金鱼。在尊的身边,总是很容易就能笑出来。你懂的对吧,大和君。”姐姐说,“你知道老师在他的小学联系册的评价栏里是怎么写的吗?她说,尊是天使儿童。于是相比之下,我就成了恶魔姐姐。但是后来我想,做恶魔姐姐也不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他了。尊要是幸福的话,就连我也会觉得幸福的。但是尊如果不幸的话,我会觉得自己没有做好一个姐姐该做的。保护他,是我的责任。”


“可是现在,这份责任就交给你了,大和君。”她看着我,“好好待我的弟弟,爱他,保护他,知道吗?”


我点头:“我知道。”


“知道就好。”她打开车门,坐上了车,然后把烟蒂拧灭在烟缸里,发动了引擎。


“你要是敢让他流泪的话,我真的杀了你哦。”在离开之前,她这样说道。


 


+++


 


晚上我在露台吹风的时候,一个冰激凌碗在我面前横空出现了。


“吃冰激淋吗?”你说。


可是当我“啊……”地张开了嘴,你又把勺子收回去了,不给我吃。


“喂。”


“知道为什么不给你吃?为了罚你。你没有告诉我,其实姐姐找你了对吧。”


“哎?”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以为保密得很好。


“冰箱里冰激淋明明还有最后一盒。”你说,“律师的数学比你想得好一点。”


自以为聪明的我,还是逃不过你的眼睛。我只好点了点头。


“她是怎么跟你接头的?”你问。


“跟我握手的时候,偷偷把纸条塞在我手里了。”


“啊,又是这招。她就喜欢玩这招,小时候也是如此,搞得跟忍者一样,结果现在多大的人了还这样。”你摇了摇头。


“没有啊,我倒觉得姐姐挺有趣的。”


“你真这么想?”


“怎么了?”我问,“你怕我不喜欢她?”


“你不喜欢她也没有关系。是我想要跟你在一起,不是她。”


“我喜欢她,”我笑了,“而且就算我不喜欢她,我也会努力去喜欢上她的。因为我爱你。”


你看着我,没有说话。可是你的眼睛红了一点,我发现了。


姐姐说的没错。你是容易流泪的类型。带着一点恶趣味,突然想要看你眼睛红红的样子。


流泪的你也一定很可爱。


但是别担心,如果你真的流泪的话,我会替你擦的。


“所以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问。


我想了想:“她说……不是所有的事都像长胖一样简单。”


“啊,那家伙到底在跟你交流些什么?减肥心得?”


我笑了:“别担心,姐姐没对我做什么,她是石竹花,有点吓人,但不吃人。”


大概是我的比喻引起了你的兴趣:“姐姐是石竹花的话,你是什么?”


“苔藓。”


“哎?为什么?”


“朴素,不起眼,但是顽强,死不了。”我说,拍了拍肚子。


那里已经愈合,结痂了。


那是一个伤口,也是一个证明。关于我有多么爱你的证明。


所以姐姐才肯松手,把这份照顾你的责任交给我。


可是你摇了摇头:“大和不像苔藓,一点也不像。”


“哦?”


“大和是奥西利亚玫瑰。”然后你说,“鲜红和纯白。热忱和纯真,都是你。”


我很惊讶。有一刻我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你竟然这样看我。


或者在你的眼里,才会看到这样的我。


好吧,我愿意把那个我当做本来的我。


“那你呢,我是玫瑰的话,你又是什么。”我问。。


“不知道。”你想了想,一下子想不到。


“你是夜莺。”我替你想到了。


“为什么?”你问我。


“因为当玫瑰的刺刺入夜莺的时候,它会婉转歌唱。”


你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忍不住嫌弃地撇嘴。


“喂,我明明在讲这么好的话题,为什么被你一说,又变成了黄段子。”


“不只是说说而已。你摸摸,刺又长出来了。”我说,一下子抱住了你。


玫瑰想要夜莺。


我要你。


 


+++


 


某一天蹲在抽水马桶上发呆偶然抬头的时候,意外地透过天窗看到了星星。


这个城市已经很久都看不到星星了。于是我认真地看了很久。


然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们所在的宇宙,是否只是众多宇宙之中的一个呢?


无数个宇宙,还有无数个宇宙中的无数个我们,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那里的我们有相逢吗,还是没有?


错过了,还是在继续等待相遇?


成为了朋友,再最安全的距离守望彼此,还是已经分手,成了陌路人?


只有在这个宇宙,以及这个宇宙中的我们,遇到了,相爱了,在一起。


谢谢,让我出生在这个宇宙。


也谢谢你,泷川君。


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让我人生的每一日都变得如此美好。


可是还不够。我想拥有更多的你。


我想要在以后的每个日子里,都和你在一起。


蹲马桶的时刻是适合思考人生的时刻,所以我认真地思考了之前以及之后的人生。


你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你不想要浪费二十年的时间,没有和我在一起。


可是浪费的时间无法追回,我们能做的,是从此之后一分一秒都不再浪费。


接了吻,上了床,也搬进了你家。成了朋友。成了情侣。


现在是时候了,让我们成为点新的什么。


我为什么要写这封信,读到这里,也许你已经明白了。


以及为什么,我要称你为泷川君。


因为这是一个严肃的场合。


而在这个严肃的场合,我想郑重地问你:


——要成为我的家人吗,泷川君?


放心,我会把大福准备好的。


你说过的,有求婚不失败法。我学到了。


我会等到你吃大福的时候,再把信交给你。这样你就没法立刻拒绝了。


请别拒绝我,泷川君。拜托了。


我想一直在你身边。我爱你。我想用永恒来爱你。


 


现在我要把我的手给你了。请牵住我的手,泷川君。


我想和你共度余生。


 


 


新藤大和 




 



为什么吱呦唱完的一瞬会露出“快哭了”的表情?
莫名的有点伤感...感觉看到了落到人间的天使

吱呦脸有多小?我想到了这张图

手机电费得好快,舍不得锁屏😂

被问为什么只感谢同事,不感谢老婆?明明娥姐就坐旁边,还被记者指挥着对镜头照着说:

多谢老婆~(害羞脸)

硬要逼人(撒娇脸)

你怎么这么容易被指挥啊!恨不得立刻扑倒!!!

陀地驱魔人宣传期,家辉提到自己以前TVB时期在家看鬼片,打电话给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回来晚我就不敢看了...

还模仿娥姐:你看吧,不怕,很快回来了!家里养了两个孩子既视感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04021/


有爱的一击

每次家辉讲话,市民刘先生和古仔都全程保持看小孩胡闹的眼神,好欢乐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487352/

扫毒时期宣传,谈TVB一路很high,当被记者揪住,家辉立即变身呆萌仔,古仔悄悄救场被说“你别提他!”

ps家辉每次卡壳都有人要抢着“提他”>w<

B站上传: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475313/